从梦想出发‧年轻人开拓非主流职场

  • H慧生活
  • 2020-06-17
  • 655已阅读
从梦想出发‧年轻人开拓非主流职场记忆中,传统家长给予孩子的期望大概都是:好好读书,考上大学,毕业后当工程师、医生或其他专业人士,前途就会一片光明了。不过,随着时代变迁,互联网开阔了大家的视野,许多人有了自己有别于一般的梦想,勇于追梦。当然,不是说你我在谈梦想,努力就可以圆梦。追梦有一定的挑战,尤其是在另类的事业路上,这与个人、家庭、政府,甚至社会价值观息息相关。因为,这些一个一个的梦,就是塑造国家未来的引子。在一个雨后的下午,5位分别在企业、教育和艺术领域有着杰出成就的年轻人,通过默迪卡奖圆桌会谈聚在一起谈:“新一代年轻人如何塑造国家未来”。从大马年轻人面对最大的挑战到政府拨款的课题,他们对于年轻一代不再死板地找一份工作进行了一些讨论。首先,在一所大学任职生理学系主任的卡玛兰医生(Dr. Kamalan)提出了社会价值观的问题。他直批我国传统的教学方式只要求学生努力读书和考试及格即可,忽略了其他更为重要的教育。他说,我国的教育制度有架构,却没有自由度,政府有必要承认不同领域或专业的社会价值。他以摄影和医生这两个职业来比喻,“摄影和医生的价值是同等重要的,不同的只是大家对社会的贡献有别而己。我们要改变既有的观念,而在这方面,政府需要负上一部份的责任。“让我们面对现实,人人都会选择更高收入的工作,所以在马来西亚,医生看起来要比教师高等很多。但是,在很多国家,教师的薪资却比医生高,譬如新加坡,校长的薪资就非常高,待遇很好。”现年33岁的卡玛兰医生是获得2014年默迪卡奖拨款者之一。选择另类事业要作好準备谈到行业高低这一点,专业的纪录片製作人兼摄影师苏珊李(Suzanne Lee)就感同身受。她一直强调努力。“另类的事业路线不好走,人们有必要了解,达到目标需要的就是不断地努力。不过,万事起头难,要完成它更难。”苏珊(李,30岁已周游各国进行她热爱的拍摄工作,并获得不少国际奖项的肯定,惟拍摄题材都是针对社会课题。她在印度居住了6年,于两年前回国,现在游走于两地之间工作。“很多人喜欢摄影,但没有多少人愿意走这条路。当然,我们得为自己的选择作好準备(面对困难)。”另一位以艺术为专业的是苏海丽(Suhaili)。29岁的她自认是幸运的孩子。她说,能成为专业舞蹈员是一个疯狂的人生转捩点。“小时候,我只是视跳舞为兴趣,但我父母却不是,他们送我出国专修舞蹈。“当时我才17岁,我要留下来读A水平(中五)。我不明白,为何我要专心于学跳舞,而不是一般的学术课程。不过,现在的我很感谢他们当年为我录製了许多跳舞的影片寄到澳洲,最后让我获录取为舞蹈学生,完成我的舞蹈学位。”办研讨会助青年在职场发展还有两位年轻人,从外国留学回马后,各自创办了公司,为本地青年、职场及教育作出贡献。30岁的卓振辉是在观察到本地年轻人及失业人士在沟通方面存在很大的问题后,开创了“EYE计划”,通过举办各种研讨会、讲座、工作坊等,帮助年轻人建立网络平台,也为企业物色人才。扎米尔(Dzameer)就创办了“教育马来西亚”(Teach For Malaysia),当起一些对教育有理想及热情的年轻人与政府之间的桥樑,提供为期两年的“支援老师计划”。这个计划很简单,就是安排参与者在学校担任两年的全职教师。两年后,他们可以选择回到本身的专业,或留下来继续为教育界作出奉献,成为教育部的专业教师。他认为,外面很多机会,但他只会专注在一个挑战,并希望所有零零碎碎的问题在经过一段时日转化后可以一一解决。“很多问题的关键是教育,所以我选择在这方面努力。”快速资讯成大挑战未来是年轻人的世界,现在,他们面对的又是怎样的挑战?接触过很多年轻人,尤其是通过电子资讯的卓振辉首先回应说,这几年面对的问题,无疑就是资讯太过发达。他说,年轻一代就等于快速年代,尤其是在电子新科技的辅助下,不少人事物在两三年之间就可以有很大的转变。“你以为了解他们的需求,给予机会时,他们却否认这是他们所要的。因为社交媒体带来了快速的变化,我们不能责怪他们,但情况还是令人担忧。“另一个问题就是现在的年轻人多数只懂得要求:我们可以得到甚幺?政府可以为我们提供甚幺?私人机构方面的待遇又如何?因为今天到处都是机会,我们的挑战就是如何让他们感到舒适,无论在工作、事业或是生活成本方面。”他强调,基于年轻人在社交媒体上的所见所闻,让他们可以作出比较,却不理会要怎幺做才可以达到目的。只要成果却不计过程或走捷径的问题,不是一味製造就业机会就可以解决的问题。政府忽略艺术发展谈到挑战时,苏海丽提到政府拨款。“政府在每年作出拨款时,获得最少支持的往往就是艺术这个领域。这是事实。有时,款项拨了给一些团队,但他们也许不懂如何处理,或是没有热忱,让本地艺术发展空间有限。有时,我们一年都没有资金,颇感压力。”同时教舞蹈的苏海丽表示,她的挑战就是不断地自我提醒,要提醒家长,确保他们给予孩子足够的时间发挥他们的才华。“有天份是一回事,是否能发挥又是另一回事。在被科技发展包围的今天,我希望他们能坚持地做到更专业,也希望我可以发掘更多有创意、专注及聪慧的孩子。”敢怒敢言就得担当根据一项调查,在亚洲,马来西亚是移动设备持有率最高的国家。不过,苏珊李发现,很多大马年轻人太过于自我为中心,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对四周发生的事情并不太关注。所以,她认为,他们最大的挑战就是尝试与外面的世界接轨和交流,“郊区孩子不了解办公室里的情况,就如城市孩子没有看过真正的鸡一样。总而言之,我们不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在小小的世界做皇帝。互联网和更方便的旅游方式使世界的距离越来越小,我们有必要针对世界全球性课题交流,分享知识。“的确,现在很多国人通过社交媒体对外交流、提问,他们的交流不足吗?我只是认为他们的交流是太表面了,不够深入。他们问了很多,也讨论了问题,却不懂得如何寻找解决方案,我也没有看到他们有再进一步的行动。”卡玛兰医生也认同这一点。他补充说,大马年轻人都不愿担当责任,并认为那只是一个课题,也是别人的事。“很多人每天都在社交媒体提出意见、不满等,但他们有準备负起责任吗?如果他们不愿意,政府或其他团体会不会给机会他们做一些甚幺?”/副刊‧文:李翠媚‧2015.0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