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命与老化的生物学之谜

  • P易生活
  • 2020-07-04
  • 614已阅读

寿命与老化的生物学之谜

来自马来西亚,现居风城。兴趣广泛的生物学家,研究工作之余,嗜好读读书、看看戏、写写作、骑骑车、踏踏青、逗逗猫。

生、老、病、死是人生四大苦,可是却是人生必经过程。但谁不想健康强壮、长命百岁呢?除了少数真的活得很痛苦的人例外吧?

古代的帝王,可能真的过得比平民百姓爽太多了,所以他们无法想要长生不老,尤其是首任皇帝秦始皇,只是他万没想到,死后尸体还被放到腐烂发臭,功业没几年就全灰飞烟灭,几乎完全绝后。

不要说什幺科技造成了环境污染,让人活得又不健康又短命,一百年前我们的曾祖父母辈,出生时平均只能活到三四十岁,其中好些人一出生没多久就回去见阎王了,即使能长到断奶,也还有一堆传染病等着。可是在过去两百年里,人类的寿命增加速度逐渐接近每小时 15 分钟!我们人类除了寿命大幅跃升,我们养的宠物也是,流浪猫狗可能只有平均三、四年的寿命,可是在家里当小霸王的,活上十几岁一般都不是问题。

我们现代人动不动就活到七八十岁 ,老到有很多机会得癌症和心血管疾病,还有失智了,都还能苟延残喘好一阵子。我们不仅能愈活愈老,而且也和天择相违背,愈生愈少。高龄化和少子化已经不是未来的问题,是现在就已经要面对的问题,而台湾还是全球最严重的国家,可是从来没有任何政客想要好好面对过,顶多应付一下推出用屁股想都知道不会成功的政策来敷衍了事。

英国米尔顿‧凯因斯市公开大学的生态学教授强纳森‧席佛顿(Jonathan Silvertown),继好书《种子哪里来?》(An Orchard Invisible)后,推出了另一本好书《为什幺人类比老鼠长寿,却比弓头鲸短命?:解开寿命与老化之谜》(The long and the short of it: the science of life span and aging),从死亡、寿命、老化、遗传、天择、机制等数个面向切入,缩浓了千年来,有识之士对寿命这玩意儿,还有最近在老化的科学研究进展。原文书名《The long and the short of it》,原本是个英文成语,意思是精简扼要。

读完了《为什幺人类比老鼠长寿,却比弓头鲸短命?》,你不会长生不老。但你会发生,原来生物的寿命也千变万化,从朝生暮死的蜉蝣,到几千年的杉树都有。为什幺,同样是生物,寿命却天差地远?为何没有动物演化出长生不死?

不过,如果是由生物学家,而非一般人来思考这问题,其实生物学家会想要了解的是,活到超过生育年龄的意义是啥?席佛顿在了《为什幺人类比老鼠长寿,却比弓头鲸短命?》指出,对于体积愈庞大的动物来说,愈需要控制细胞的分裂,也愈能够修复 DNA 的损伤以免产生癌症,因为大型动物有多小型动物多太多的细胞,出错的机会也成千上万倍。

体型愈大的动物活得也愈久,有可能是因为修复能力较佳,也有可能是因为新陈代谢较慢,自由基产生得较少。可是生物学,最讨厌之处在于,凡事都有例外,我们上课时一再要强调有些法则是「一般上来说」的,例如有记录以来最长寿的动物并非弓头鲸,也非乌龟,而是一只活了超过五百年的蛤!活得久到可以成修练成精了!而且,体型小的裸鼠,就比牠们体型较大的囓齿动物新戚多活了十几年吧!